靖国神社中的“三羽乌”(二)--党史频道
栏目: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18-11-01 17:59

  1885年,福泽谕吉又发表了一部名篇《脱亚论》,这篇文章指导了迄今为止一个多世纪的日本实践,直到今天在日本仍然大受推崇。其核心观点就是:为今日计,我国不能再盲目等待邻国达成文明开化,共同振兴亚细亚,莫如与其脱离关系,而与西洋文明共进退。

  当时的西洋文明是什么?殖义和侵略政策!在这篇文章中,福泽谕吉直言:百卷外国公法不敌数门大炮,几册和亲条约不如一筐弹药。那么,邻国指的是哪里呢?福泽谕吉生怕说的还不够直白,他地指出:支那和朝鲜是日本的邻邦,同他们打交道用不着特别客气,完全可以模仿西的方式处理。

  行动上追求全盘西化,是明治维新之后,日本近代社会呈现出的一个典型特点。20世纪初的日本,罗马学会、英吉利法律学校、法国学会等学术机构相继建立,鹿鸣馆的名媛们正以说英语、听歌剧、喝咖啡、吃西餐、与欧美人士通婚为骄傲。有历史学家曾经尖锐地指出,福泽谕吉的著作,不仅替他的清楚地表达了揪着头发也要脱离亚洲的决心,同时更出了“吞亚”的狼子野心。

  这种野心,很快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源头。明治维新是日本现代化的开端,这场变革,涉及到了社会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,但居于主导地位的,却一直是国家的军事化和新天皇制的建立。1869年,明治维新的第二年,日本就开始正式建军。当福泽谕吉写出《脱亚论》的时候,日本军部的10年扩军计划已经实施完毕,现代化的陆海军初现轮廓,一整套军事教育体系已经建立完毕。其中最著名的军事院校,是两座:

  日本陆军大学校。1882年建校,1883年开始招生,学制三年。士官学校毕业之后就进入这所学校培养的是高级参谋,以及将军、大佐,也就是大校级的高阶军官。最优秀的毕业生,可以获得由天皇钦赐的军刀,所以又称“军刀组”。

  今天,当大家在探讨日本近现代史的时候,很多人都愿意引用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那本著名的作品《菊与刀》,来描述当时日本奉行的社会准则:菊花,是日本皇室的象征,代表着“忠君”和隐忍;军刀,是武士道的体现,代表着“尚武”和扩张。而从天皇向日本陆军大学的优等生赐发军刀这样的现象来看,菊与刀,还分得开吗?

  1882年,明治天皇亲自向陆军卿颁授《军人敕谕》,强调自神武天皇以来的日本军队,世世代代由天皇统帅。这实际上,是把幕府时期武士对自己的将军尽忠的原则,兑换成了军队对天皇的尽忠。1890年,皇室又颁布了《教育赦谕》,把武士道从军队扩展到了全体国民。要求国民,一旦缓急,则义勇奉公,以扶翼天壤无穷之皇运,而对外则只需“长刀杀敌人、短刀毁自己”,以求“玉碎”。

  这样的原则,荼毒了整整一代日本人。孩子们从小接受的,就是的军事化教育,而到了战场上,为天皇尽忠的“玉碎”场面更是随处可见。美国的随军记者在琉璜岛战役中真实地记录许多玉碎的照片,在不可逆转的战败命运面前,多少日本士兵和平民,都选择了的方式,来结束生命。但这样的“玉碎”,难道不是毫无意义吗?

  在行动上追求式的船坚炮利,一心向外扩张的明治维新,在建设方面,可绝没有那么迅速。1885年,内阁制在日本确立,但直到明治维新50年之后的1918年,第一个政阁:原敬内阁才正式成立。

  而日本的政阁,从建立之初,就注定只是一个摆设。因为在当时的《大日本帝国》的体制内,陆军大臣、海军大臣只能由现役军人担任,外务大臣不得由执政党安排。也就是说,中三个最重要的职位,却没权作主。而即便就是这样的摆设,也没能维持多久,1921年,首相原敬被刺身亡。

  原敬,日本第19任首相,但与之前18任首相都具有军方背景不同,他是第一个平民出身的内阁总理大臣,律的,一心追求式的,讲究遵守契约。他为什么被杀?我们在靖国神社关于对《九国公约》的介绍中就可以找到答案。

  在靖国神社中对于《九国公约》是这样介绍的:1921年,由美国出面,邀请英国、法国、日本、意大利、比利时、荷兰、葡萄牙以及中国,在举行会议,达成《九国公约》。公约:尊重中国的主权,保全中国的领土完整,中国要对门户,机会均等。注意下面的这句注解:该公约中国的时局和须履行的外交义务,成为日后引发诸多问题的诱因。

  这完全是的逻辑!所谓诸多问题的第一个,就是在这次会议上,原敬内阁代表日本,宣布收回《二十一条》中的部分,对中国做出了一些让步,从而引发了国内强硬派的反对。当年的11月4日,原敬在东京车站,被一刀捅死。

 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一次,背后的人是谁,原敬自己其实很清楚。在日记中他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:直属天皇,于之外,的军人们,动辄抬出皇室对施压,不论什么事都反复强调统帅权问题,这还不足以令人忧虑吗?值此之际,将此弊端一扫而光,才是为国家皇室着想之策。

  只可惜,原敬是没有机会把这些话说出口了。他还没来得及扫除弊端,自己先丢了性命。刚刚在日本冒头的,就被这样一把白鞘短刀斩杀。那么,原敬在日记中提到的中的军人们,都是些什么人呢?让我们把视线转到的温泉疗养胜地——巴登巴登。

  三羽乌,日语是三只乌鸦的意思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任何一本研究日本军事史的著作,都会提到这三个人的名字。他们是:陆军大学校23期军刀组:永田铁山;同期军刀组:小畑敏四郎;陆军大学校25期毕业生:冈村宁次。

  乌鸦,在中国文化中被视作灾难,而在日本文化中,却代表着精英。这三个年轻的日军少佐,正是当年日本陆军的骄子。莘县乌鸡养殖就在原敬首相在国内遇刺的前一周,他们就这样光着,泡在外国的蒸汽浴室里指点江山,侃侃而谈。为了防备“隔池有耳”,浴室外面还有个放哨兼递烟的。这个跟班儿的又是谁呢?陆大27期毕业生:东条英机。

  什么都没酝酿出来。三个只凭一腔热情,而毫无概念的年轻军官,泡得都快虚脱了,只提出了两条见解:一、陆军人事有派系,长洲藩垄断军队人事安排的做法必须打破;二、军政、军民关系疏远,这一定要打破。

  就这么两条不伦不类的见解,何以成就了“三羽乌”?关键在于,就是在这次上,这三个少佐还笼络了其他8个驻外武官,组成了巴登巴登集团。除了驻武官东条英机之外,还有驻武官梅津美治郎、驻武官山下奉文、驻哥本哈根武官中村小太郎、驻巴黎武官中岛今朝吾、驻科隆武官下村定、驻武官松井石根和矶谷廉介。

  清一水儿的战犯,日本赖以发动侵略战争的军阀集团,核心都在这里了,后人称为昭和军阀集团。请注意“昭和”二字——巴登巴登的内容如此浅薄,在日本的近代史上却占有那么重要的地位,全因为在这个军阀集团的背后,有天皇在挺它。

服务热线
400-123-45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