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和乌鸡:曾经遨游太空
栏目: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18-10-17 17:11

  吃鸡是世界人民的普遍爱好,从上校炸鸡到洪七公叫花鸡,人类吃鸡的文化太发达了,据说即使在非洲不发达地区,食不厌粗的黑人兄弟们也爱极了含鸡肉的食物。不过别看同在一片蓝天下的地球人都吃鸡,能够拥有如此多鸡的品种和鸡的吃法的恐怕只有中国了。

  中国人吃鸡的讲究极多,甚至是拿鸡当药膳用,民间有流行的吃鸡法,如哺乳期妇女需吃公鸡帮助下奶,等孩子断奶后需吃母鸡帮助回奶,而在平时如果身体不爽利,大可以宰只乌鸡补一补。说到乌鸡,全中国的女性恐怕多半都听说过一种关于乌鸡的中药——乌鸡白凤丸,其中所用材料就是乌鸡。何为乌鸡,不是说这种鸡是黑色的,恰恰相反,它通体白色,只是皮肤、内脏和骨头是黑色的,因此,乌鸡白凤丸中的“乌鸡”与“白凤”实际指的同一个。

  乌鸡最正的是泰和乌鸡,原产于江西省泰和县武山北岩汪阪涂村,此地有类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,落英缤纷,山好水美,乌鸡在这里生养可以饥食草虫、渴饮山泉,幸福感极高,因此生得一身好骨好肉。

  据说乌鸡们随人类迁移各地,但仍然只有此地的乌鸡营养最丰富,异地引种三代之内必然退化,如今已成国家认可的地理品牌,享受各地乌鸡达不到的荣誉和肉价。

  在古代,泰和乌鸡的名声一度并不好。在《太平御览》卷八八四引《志怪》:“尔时此二州皆行病,略无不死者,弘在荆州教人杀乌鸡薄之,十得。今中恶用乌鸡,自弘之由也。”可见乌鸡因志怪传说当中的附会而一度。

  《西游记》第36回到40回也提到唐僧师徒经乌鸡国。乌鸡国王,好善斋僧,差文殊来度他归西早证金身。文殊化做凡僧,问他化斋,故意言语相难,乌鸡国王一怒捆了文殊,在御水河中浸了三日三夜,多亏六甲金身相救。遂遣怪到此处推他下井,浸他三年,以报三日之恨,于是有了乌鸡国这一难。

  不过拨开志怪的,乌鸡的药用价值还是不断被发现,明末清初著名学者仇兆鳌注:“《本草》:乌雌鸡,治风湿。”明代时,李时珍把泰和乌鸡的药用功效记入药典《本草纲目》。相传,在清乾隆年间,泰和养鸡人涂文轩将上好的乌鸡贡献京城,乾隆一见钟情,一吃更爱,以国珍视之,不但封赏了涂文轩,而且亲赐名“武山鸡”,从此,泰和乌鸡名扬天下。《泰和县志》记载:“武山鸡,口内生香,以乌骨、绿耳、红冠、五爪,毛白色者为最佳。……能治虚症、阴症、痘症。”县志没说全,泰和乌鸡有“凤冠、绿耳、双缨、五爪、胡须、白丝毛、毛脚、乌皮、乌肉、乌骨十大特征”,号称“十全十美”,堪称鸡中魁首。泰和乌鸡膳补入药历史悠久,其肉质乌黑细嫩,味鲜可口,营养丰富,对人体最具滋补效能,是高级营养滋补品。蛋白质含量和人体所必需的氨基酸含量均比普通鸡高,血液中所含有的血清总蛋白、γ球蛋白、血小板、血清酶类也均比普通鸡高,血清总蛋白是构成机体组织和修补组织的原料,也是新陈代谢、维持多种生理功能的重要有机物。泰和乌鸡中所含的这些营养物质对老人、儿童、产妇以及体弱久病的人益处最大,鸡肉含有多种氨基酸和镁、硒、铁等微量元素,对于头痛、胃痛、肝炎、风湿性关节炎和哮喘、心脏病等病症都有一定的食疗作用,截至目前,全国仅以泰和乌鸡为原料生产的中成药就有数十种之多。

  普通人吃乌鸡主要是煲汤,李时珍提到乌鸡时也特别指出,乌鸡煲汤,“其功效在汤不在肉”,煲汤最重要的是原汁原味,最好不要随意添加调味品。煲汤之前,最好先将肉用开水清煮一遍,去掉肉腥味,然后下锅文火慢炖,为了增加滋补的功效,还可以加入阿胶、黄精、桂圆、红枣、枸杞、人参等配料,汤炖好之后,放入少许盐,姜,葱段,或者再加些青菜润色,温炖稍时就可以出锅了。

服务热线
400-123-4567